ag亚国游集团|开户

HEQIANG

何强

二级合伙人

先后毕业于南昌大学、中山大学,自2003年以来多次获得市、区多部门颁发的《法律援助奖》和《优秀律师奖》等。仅经办的法律援助案件就多达几百件以上,深受受援人、法援界的尊重和好评。何强律师擅长劳动合同法、工伤损害赔偿、婚姻家庭、刑事诉讼以及经济合同纠纷案件,具有丰富的律师实务经验、深厚的法律功底。联系方式:13138632189

承接业务范围

1、民事、经济、合同、债务纠纷
接受各类民事案件当事人的委托,代理经济、合同、债务、财产、继承、损害赔偿、侵权纠纷等民事诉讼。

2、劳动争议、交通事故、离婚财产
接受委托,为劳动争议当事人代理经济补偿、双倍工资、拖欠工资和加班费、工伤赔偿等投诉、仲裁、诉讼。为交通事故当事人代理赔偿、鉴定、协商等法律事务及诉讼。代理离婚、财产分割、保全、抚养等婚姻诉讼。

3、建设工程
接受委托,代理追讨、索赔工程款的仲裁和诉讼,代理造价咨询、工程质量、安全事故等法律事务,提供房屋建筑、交通、能源、水利、城市基础设施等建设工程项目的立项、招投标、设计、施工、验收等方面的法律事务代理。

4、房地产
接受委托,代理房屋买卖纠纷诉讼和仲裁,提供房地产开发、建设、按揭、工程发包、预售、销售、物业管理、招标拍卖等各个环节的中介、见证、代理等法律服务。提供城市房屋拆迁、土地收回、土地纠纷代理法律服务。

5、公司业务、法律顾问
代理公司股东、股权争议纠纷的诉讼,为企业(公司)设立、变更、合并、改制、重组、破产等公司业务提供法律服务。参加公司合同谈判,代为起草、审查、修改、订立合同,提供公司法律事务的常年顾问、仲裁和诉讼。

6、刑事辩护或代理
接受聘请,会见当事人、提供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申请取保候审;接受委托或由人民法院指定,担任刑事案件辩护人或代理人,参加诉讼。

7、委托公证、律师见证

代理、提供各类民事经济事项的公证和律师见证,经验丰富、真实合法、确保质量。

8、代理各类法律文书起草、修改,签发法律意见书、律师函等。

9、法律咨询、调查、信访、投诉。

 

 

历年的奖励情况

何律师兢兢业业、踏踏实实、敬虔事奉、热忱为民、忠于职守地工作,在2003年度、2004年度、2005年度、2006年度、2007年度、2008年度、2009年度连续七均被广州市律师协会评为《法律援助奖》获得者,2005年度、2008年度、2009年度被广州市白云区政府、广州市白云区司法局评为优秀律师称号。2009年度还被广州市司法局评为“2007至2008年度优秀法律援助律师奖”。这样的业绩是何律师不断地努力的结果,也是何律师敬业和能力的一种体现,更是律师界标杆的象征。

 

历年经办的各种类型的经典案件

(一)、刑事:

2006年钟×英(深圳宝安人)被深圳市公安缉私大队提请涉嫌“普通货物走私罪”刑拘,该案何律师承担了侦查、审查起诉到审判阶段的代理和辩护,依据事实和钟的量刑情节以及法律法规的规定在庭审中作出充分完整的论述和辩护,取得公诉人和合议庭的一致赞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从轻处罚判处钟×英有期徒刑六个月。

2003年周×华(河南人)涉嫌贩卖450公斤海洛因毒品被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由于被告人周×华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该案经指定由何律师为其辩护,之后经过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再又经过一审、二审,最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被告人周×华为无期徒刑,为被告人周×华免除了极刑。从03年至今何律师仅就广州市白云区范围内每年就要接受数十件刑事案件的委托辩护,而且上诉率仅为百分之五左右,因此获得委托人的敬佩。

2007年至2008年度何律师先后为一批依法需要帮助但没有请律师或请不起律师的当事人提供了几十宗案件的法律援助,这些案件的代理或辩护也都获得受援人的好评及法院的赞同和支持。例如:朱×庭涉嫌抢夺一案,由于朱是未成年人且没有请律师进行辩护,因此特派何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何律师通过查阅卷宗、会见被告人、查阅有关的法律法规等事务后,在庭上对该案作了详尽而又细致的论述与辩护,公诉人没有提出异议,合议庭同意何律师的辩护观点,当庭判决受援人即被告人拘役四个月,这样即达到了辩护的预期目的,也促使了受援人依罪服法,同时也弘扬了法律援助的重大作用。

2007年度的刑事案件有:

(1)、朱×庭(涉嫌盗窃);(2)、黄×杭(涉嫌诈骗);(3)、佘×星(涉嫌抢劫);(4)、谢×财(涉嫌抢劫二审);(5)、李×军(涉嫌抢劫二审);(6)、周×华(涉嫌贩卖、运输毒品罪450公斤海洛因二审);(7)、高×锋(刑事二审);(8)、李×宝(刑事);(9)、余×蒙(刑事);(10)、周×生(刑事);(11)、简×江(刑事);(12)、罗×根(涉嫌放火罪);(13)、程×国(涉嫌参与黑社会组织罪)。

2008年度的刑事案件有:

(1)、刘×平(涉嫌抢劫罪);(2)、陈×雄(刑事);(3)、颜×彩(民事诉讼);(4)、张某女(涉嫌职务侵占罪) (5)、邱×乐(刑事);(6)、郑×林(涉嫌破坏电力设备罪);(7)、郭×君(涉嫌盗窃罪);(8)、粟×领(涉嫌抢劫罪);(9)、张×明(涉嫌盗窃罪);(10)、王×(抢夺罪); (11)、夏×勇(涉嫌抢劫罪)。

 

(二)、民事:

2004年广州市天河法院受理的广州伟腾房地产开发公司(委托方)被二十多家起诉房屋质量侵权纠纷、2005年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广州宏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委托方)与中国银行广州番禺支行因八千万元担保借贷合同纠纷、2005年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受理的广东省机电设备公司被诉二千万元合作建房纠纷、2007年广州市中级法院受理的谢×珠的购房纠纷、2008年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受理的颜×彩诉其哥房屋继承侵权纠纷。2009年代理任广能诉南方医院和电白建筑总公司2600万工程欠款纠纷。颜葵彩(房屋继承民事纠纷案)、陈伟雄李奖银(债权民事纠纷案一审)、陈伟雄、李奖银(债权民事纠纷案二审)、何怀深(合伙纠纷案)、广州市天河区明珠中英学校职工洗澡煤气中毒死亡一案…。

下面特抽取当事人凌勇民(交通事故造成一级伤残)请求何律师为其向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申请书》:

申请人:凌勇民(江西省人)

被申请人1: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乡支公司(肇事车辆的保险公司)

被申请人2:东乡县惠昌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简称惠昌公司,肇事车辆的车主。)

被申请人3:饶国春(肇事车辆的实际支配人)

被申请人4:饶秋贵(肇事车辆的司机)

因申请人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乡支公司、东乡县惠昌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饶国春、饶秋贵交通肇事损害赔偿一案,不服福建省长汀县人民法院2007年12月13日作出的(2007)汀民初字第559号民事判决的部分判决,特申请上级人民法院再审。

再审请求:

撤销原一审第三项和第四项判决,改判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乡支公司、东乡县惠昌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与饶国春、饶秋贵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事实与理由:

2007年6月26日,申请人委托被申请人4运输西瓜到夏门出卖,其用被申请人2所有的赣F51525中型厢式货车进行装载运输,途经国道319线福建长汀路段,该车驶至公路左侧山坡发生交道事故,导致原告身受重伤,经福建闽西司法鉴定所鉴定为“伤残一级”。福建省长汀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为该起交通事故被申请人4承担全部责任,申请人不承担责任。之后原一审法院判决饶国春、饶秋贵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保险公司与惠昌运输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现今申请人是处在终日卧床不起、生命垂危、债务累累、无钱续医的境地。再者另外两个被申请人饶国春和饶秋贵长期在外,也从未露面,至今分文未付,其有意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原一审法院扣留的肇事车辆也以是一堆废铁无法卖掉。因此,申请人不得不申请再审以求公道,以维护和保障申请人一家大小和自身的生存问题。

一、原一审法院的判决中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且判决中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其判决被申请人2惠昌公司(肇事车辆的车主)不承担责任,这是对事实的认定错误和适用法律不当,提请上级法院予以改判。

(一)、原一审法院判决中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

原一审法院认为:“惠昌公司与饶国春之间是分期付款买卖关系,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购买人使用分期付款购买的车辆从事运输因交通事故造成他人财产损失保留车辆所有权的出卖方不应承担民事责任的批复》(以下简称最高院的批复)的规定,购买方以自己的名义与他人订立货物运输合同并使用该车运输时,因交通事故造成他人财产损失的,出卖方不承担民事责任。故原告(申请人)要求惠昌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不能支持”。这是对实事的认定错误。

1、申请人请被申请人4饶秋贵拉运西瓜时,是因为该车上明确喷写着“东乡县惠昌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名称,是鉴于对惠昌公司的信任和名声才叫该车运输的,申请人并没有与饶秋贵个人另外单独签订运输合同的事实,而且饶秋贵开着喷写着“东乡县惠昌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车辆的行为,是显着的表见代理行为。所以原一审判决惠昌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是对认定事实的错误,。

2、惠昌公司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将车买给饶国春这一事实未经过质证,所以不能作为认定主要事实的依据。

因为:其一、《汽车分期付款买卖合同》仅是惠昌公司在开庭时一方提供的,其又是超出了举证期限提供出来的,我对此提出了异议要求对此证据进行质证但没有得到结果;其二、《汽车分期付款买卖合同》是惠昌公司一方之词也没有得到相关人和证据的相互印证。合同中的购买方饶国春和担保方张观华两个关键性的当事人,在几次开庭中均没有提供证词或出庭接受质证,所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七条的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由当事人质证。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因此《汽车分期付款买卖合同》不具有真实性,不能作为认定主要事实的依据,否则就是违反了事实的认定规则和法律的规定。

(二)、原一审法院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原一审法院认为惠昌公司将汽车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卖给了饶国春,所以根据《最高院的批复》,判决车主惠昌公司不承担交通损害赔偿责任。这样的适用违反了法律,也严重侵害了善意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因为:

1、《最高院的批复》是针对特殊的、个别的案件的批复,而不能以一概全,千篇一律地普遍适用,否则就违背了法律公正、公义性的原则和精神。

2、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关于车辆转卖未过户发生事故经济赔偿问题的批复》规定:车辆买卖“必须经过汽车交易市场并同所有人或车辆所属单位及时向当地车辆管理机关办理过户登记手续。未履行以上二项手续的交易,应视为无效,发生事故后,由事故责任者和车辆所有人或所属单位负责损害赔偿”。肇事车辆未办理过户,且惠昌公司仍保留所有权。据此惠昌公司应当负赔偿责任。

再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连环购车未办理过户手续,原车主是否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承担责任的请示的批复》中的规定:“违反有关行政管理法规的,应受其规定的调整”。由此可知原车主惠昌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还要符合有关的行政管理法规的规定。
3、申请人是善意的第三人,又是被害人,对肇事车辆是否买卖过户等事情一概不知,而且只知道车辆是惠昌公司的,因为车辆上写得很清楚。所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故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等有关的法律法规的规定,车主惠昌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原一审法院判决被申请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乡支公司(肇事车辆的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这也是对事实的认定错误和适用法律不当。

1、肇事车辆不仅购买了车辆强制保险,而且还又购买了商业保险。申请人在起诉书中是要求“保险公司在承保的责任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而原一审法院却以申请人没有请求强制保险,是请求第三者责任险,故此以“不支持第三者责任险”为由,判决保险公司不承担赔付责任。这有违法院的法定职权和义务,也有违法院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依法作出公正判决的原则和精神。再者,保险公司在书面《答辩状》中明确地承诺同意在强制保险中予以赔偿,但是原一审法院竟然也没有判决。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这是强制性的规定。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的有关规定,保险人在出现承保的责任事故时应当承担理赔责任。因此,无论申请人在请求时是否注明是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或是车内人员险,法院都应当根据法律和保险合同的规定判决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3、另外,肇事车辆既投保了车辆强制保险也投保了第三者责任和车内人员险。尽管申请人是在驾驶室内受伤的,但是“第三者责任险”的含义是指保险车辆因意外事故,致使“他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失,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的规定应当给予赔偿。由此可知保险公司属于第一者,被保险人属于第二者,在此之外的不特的“他人”和财产均属于第三者。据此,申请人身体所受到的伤害是由于被保险人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所导致的,保险公司就应当在第三者责任险中给予赔偿。

又根据保监发[2000]16号《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的规定:“本保险合同为不定值保险合同。分为基本险和附加险,但附加险不能独立保险”。“基本险分为车辆损失险和第三者责任险”。附加险分为“车上责任险”(车内人员险)等。只有“在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的基础上方可投保车上责任险(车内人员险)”。

由上可知,车上责任险(车内人员险)属于附加险范畴,并且只有投保了基本险即第三者责任险后才能附加投保车上责任险(车内人员险)。换一句也就是说,投保了基本险就可以不投保附加险。因此,在本案中被保险人如果没有投保附加险即“车上责任险”,那么保险人依然要承担基本险即“第三者责任险”,即应向申请人承担法律上和保险合同上的赔偿义务,更不因为被保险人额外追加投保了附加险后反而免除了保险人承担基本险的赔偿责任。基本险是保险人先天的义务,是本,附加险是保险人后天的义务,是末,两者之间可以本末同举,但不能本末倒置,更不能有末而无本。因此,保险公司不仅要承担第三者责任险,而且也要承担附加险的双重赔偿责任。再者,法律也没有明文规定两者之间不能同时适用的规定。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赋予了交通事故的受害人直接向保险公司请求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权利,体现了国家法律对弱势群体的倾斜保护。而营运的货车发生交通事故时,确有伤亡者为司乘人员和货主。如果“车上人员责任保险”不属于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则“车上”的受害人不能与“车下”的受害人平等地享受法律的保护,这显然与道路交通安全法充分有效地保护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之立法目的相悖。

综上所述,原一审法院对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没有进行质证,所适用的法律又确有错误,所以特申请上级法院对该案进行重审,依法追究被申请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乡支公司(肇事车辆的保险公司)、被申请人东乡县惠昌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肇事车辆的车主)与被申请人饶国春(肇事车辆的实际支配人)及被申请人饶秋贵(肇事车辆的司机)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谢谢!

此致

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

2009年2月2日(本案法院已支持)。

 

(三)、劳动争议案:

陈华工伤补偿纠纷一案,接案后,何律师为其搜集、整理有关证据,书写劳动争议申诉书。通过调查有关证据、材料发现该案可以同时提起两种追索请求,可获得双重补偿的机会。一是工伤补偿请求;二是人身损害赔偿请求。现工伤补偿仲裁案和人身损害赔偿案均已调解结案。因此,何律师为当事人陈华取得了双重补偿的机会并获得了最大利益,法官支持了代理律师的意见。

下面特抽取当事人张喜玲(在养老院做清洁工时造成四级伤残)仅为伤残津贴请求何律师为其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时的《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申诉人张喜玲的委托并授权,担任其因工伤补偿一案不服部分判决向贵院提起再审程序的诉讼代理人。现根据申诉人说明的情况和提供的证据材料,进行整理、分析后特提出如下代理意见,望合议庭予以采纳。

一、原二审法院对申诉人的伤残津贴补偿一项的判决确实属于适用法律法规不当

原二审法院认为:至于伤残津贴的问题,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四级伤残的伤残津贴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七十五,伤残津贴实际金额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执行”的规定,张喜玲(申诉人)的伤残津贴应按2005年度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684元为标准计算,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一)项的规定,张喜玲的伤残津贴应为82080元(684×12月×10年),原审法院计算张喜玲的伤残津贴为139590元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原二审认为的”。

我们认为:原二审法院对“本人工资”含义的理解错误。

1、原二审法院针对伤残津贴适用《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一)项和第二十六项之前,忽略了《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五十七条的规定,该五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本条例所称本人工资,是指工伤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前十二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本人工资低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百分之六十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百分之六十计算”。原二审法院忽略了该条款的原则性、前置性和关键性,所以原二审法院适用法律法规不当,并直接导致判决错误。
2、原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四级伤残的伤残津贴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七十五,伤残津贴实际金额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执行”。原二审法院机械地适用了该规定,因为该规定是为了保障一些职工最低本人工资虽然高于统筹地区最低工资标准的,但其伤残津贴实际所得又低于统筹地区最低工资标准的职工的权益。例如:本案中广州市2005年职工最低工资标准为684元,即每月684元至911元的本人工资符合最低工资标准的最低限额,但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计算该伤残津贴的补偿就等于是513元至683.25元之间,这就低于统筹地区职工月平均工资的最低工资标准。所以“伤残津贴实际金额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执行”。

二、原一审法院的判决以及劳动争议的仲裁裁决对伤残津贴的补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

原一审法院的判决以及劳动争议的仲裁裁决对伤残津贴的补偿适用了《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七条的规定,即本人工资×75%×10年。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得知,申诉人的本人工资每月为500元,低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所以申诉人的本人工资应当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百分之六十计算。

申诉人的伤残津贴补偿的正确计算方式为:2005年度广州市职工月平均工资为2585元,所以申诉人的伤残津贴是(2585元×60%)×75%×12个月×10年=139590元。

综上所述,原二审法院对申诉人的伤残津贴补偿一项判决错误,

恳请再审法院依法予以纠正,维护申诉人正当、合法的权益。

此致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

时间:2008年4月22日(本案已审理终结,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支持律师意见的判决)。

 

服务宗旨

客户权益至上,据理依法客观求是,永当维权天使。

string(15) "二级合伙人"
何强的电子邮箱heqiang@lawsons.com.cn